一 碗 面 的 情 结

编辑发布:网站新闻编辑部 ??时间: 2019-07-08?【字体:

李少伟

    八百里秦川盛世风貌,十六朝古都史海泱泱,一碗扯面扯出家长里短,两勺热油泼出游子思乡。在华夏腹地、关中平原,滚滚的黄河之水孕育出赳赳老秦。

    说起陕西,最为人称赞的除了盛世长安,就要数那用盆才能吃的陕西面。

    秦岭脚下的关中平原,毗邻秦淮线以北,四季分明,土壤肥沃。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孕育出独有的高筋小麦。一勺面粉,能做出一百多种不同的面食,起源于秦,发扬于汉。其中,陕西臊子面是其当之无愧的代表。臊子面以关中(西安咸阳渭南)和西府(宝鸡)地区最为正宗。红白分明的猪后臀肉切小片,薄油下锅练出猪油后,小火翻炒,出锅前加入老陈醋和辣椒面,红艳艳的辣椒油包裹着猪肉臊子,香味随风飘出五里地。和好的面团擀成薄薄一张,刀切成细细的面条。搭上臊子和老陈醋烹出的臊子汤,撒上韭菜花、鸡蛋花、木耳丝等漂菜,一碗面只有一口到两口的量。

    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古时候的老陕很贫穷,农忙时节都背着镰刀去大户人家做收麦子的短工,也称为“麦客”。东家管饭,而麦客是不敢和东家提要求的,吃没吃饱不敢开口说。热情的老陕为了照顾好麦客们的饭量,就说,吃饱了就把汤一喝。慢慢的就演变成了吃臊子面的传统规矩,一碗面只有一口,只吃面不喝汤,吃饱了就把最后一碗的汤喝掉。只要你不喝汤,主人就不停的往桌上端面,直到客人喝了碗里的汤才停下。而做臊子面的手艺,也成为了衡量一名“巧妇”的重要标准之一。提起擀杖一张纸,提起刀子一根线,下在锅里莲花转,吃在嘴里缠丝线就是制作好臊子面质量的标准,面筋、醋酸、椒辣、油汪的臊子面才称得上一碗好面。

    除了臊子面之外,还有口皆碑的就要数油泼面了。油泼面也就是裤带面,也称biangbiang面,因扯面时面条摔在案板上发出“biangbiang”的声音而得名。作为一名地道的老陕,不会写“biang biang面”三个字那就算是文盲。一碗正宗的油泼裤带面,碗里只有两到三根,一根面如皮带一般宽,能扯到一米多长,盛入盆一样大的斗笠碗中,撒上蒜末辣椒面,淋上岐山老陈醋,浇两勺热油,香味在“刺啦”一声中瞬间绽放,剥两瓣大蒜,盛一碗面汤,门口蹲下,成年人一碗能吃三根面就算是大饭量了。

    我作为一个地道西府子弟,一天不吃一口面食,就感觉这一天好像没吃饭一样。想家里那碗面时,就买来面粉、调料、蔬菜,自己下厨做一碗臊子面慰劳一下漂泊远方的肉身。吃在嘴里却不是家里的那个味道了。是啊,辣椒不是陕西的秦线椒了,醋不是岐山的老陈醋了,面粉不是高筋粉了……

    故乡容不下肉身,他乡放不下灵魂。炎黄故里、青铜之乡、三秦文化、周礼之邦,每一个老陕心里都有一碗面的情结。黄土地上的那碗面,伴随着高昂的秦腔,终是每一个赳赳老秦的牵挂,虽咫隔天涯,亦如眼前。


作者:湖北省荆门市 三公司铺架一队